西青旅游网-西青旅游网

历史沿革

收藏
历史沿革 Historical Development
西青历史 History of Xiqing
西青区区境范围陆地成型的年代于唐代中、后期。北宋时期这里是宋、辽交界,宋朝的前沿阵地,明代分属河间府静海县和武清县,清代归属天津府。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改为天津县,属直隶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建河北省天津地区专员公署,驻地杨柳青镇。 1952年天津县划入天津市管辖。原为静海县所辖,1953年建立西郊区,1992年3月改为西青区。
悠久历史 Long History
“二水中分云窈窕,几家杨柳木芙蓉”。一个北方小镇,能有一条河已经是一种荣幸。杨柳青二水夹流,千年古镇就诞生于两河之间。镇北有退海后天然生成的子牙河,镇南有世界第一人工河京杭大运河,“天河”与“人河”天人交济,先民在此繁衍生息,古老运河激荡出杨柳青的千年文明。也许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条河能像京杭大运河这样留存如此厚重的历史记忆,积淀如此璀璨的文明。历史由此而延伸,文化在此斐然大观。
杨柳青建置可远溯至北宋景德年间,黄河泛滥,河水冲决,汇流东下,因名流口,宋军在此屯兵植柳改称柳口,逐渐形成聚落。金代贞祐二年设柳口镇,为建置之始。元代至正三年,文人揭傒斯游历至此,赋杨柳青谣,杨柳青之名始见于文字。清代乾隆下江南舟行至此,见堤岸杨柳青青,欣然赐名杨柳青。时至今日,乾隆与杨柳青的趣闻轶事,仍是当地民间文学的一个永恒主题。
古镇因水而兴,水铸造了古镇的筋骨与灵肉。明永乐十三年,京杭大运河贯通,杨柳青漕运兴起,成为北方商业重镇。明嘉靖至清康熙、乾隆年间,得漕运之利,商贸业鼎盛繁荣,杨柳垂驿、蘼芜绕船、商贾云集、舟楫林立、帆影重重,是沟通南北货物流通的集散地,被誉为北国江南、沽上扬州。名流学士也慕名而来,留下了大量诗文。明代江南才子吴承恩流连杨柳青美景,其传世名篇“村旗夸酒莲花白,津鼓开帆杨柳青。壮岁惊心频客路,故乡回首几长亭。春深水暖嘉鱼味,海近风多健鹤翎。谁向高楼横玉笛,落梅愁觉醉中听”,极尽古镇之美,传唱至今。
清末,世代经商的杨柳青人再续传奇。1875年,随左宗棠赴新疆赶大营的杨柳青商贩,肩挑手提走天山,为清军提供日常军需用品,为收复天山南北做出杰出贡献。随后的70年时间里,天山南北的杨柳青商户超过万人,商业上多有建树,开创了新疆近代商业史,津帮八大家富甲一方,大营客聚集的迪化(今乌鲁木齐)被称作“小杨柳青”,见证了当年杨柳青商贾云集的景象。杨柳青人赶大营“百艺进疆”,开辟了联结新疆与京津的“丝绸之路”,洒下了一条绚丽多姿的人文风景线。
康乾盛世到清末垂150年间,杨柳青商业空前繁荣,靠漕运起家的石家商铺地产绵延百里,财势之盛雄居天津八大家之首。石元仕受到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召见奖掖,赏赐三品顶戴花翎。百余年中,石府人杰地灵。《秋海棠》、《大雷雨》、《我这一辈子》、《夜航》,中国“话剧皇帝”石挥,奠定其在剧坛、影坛的地位。1875年建成、被誉为华北第一民宅的石家大院,十八道院落四合连套,房舍200多间,占地一万平方米,钟鸣鼎食极尽奢华。建筑的别致、馆藏的丰富、砖雕石刻的精美、北方民俗展示的集中称绝当世。近年来,成为明清题材影视剧的选景拍摄基地,在拍摄完成的42部影视剧中都留下了石家大院的身影。
杨柳青人文荟萃,人文景观、名胜古迹众多。戏楼、牌坊、文昌阁被称为杨柳青三宗宝。始建于明万历四年400余年历史的文昌阁,是国内保存最完好的明代楼阁建筑,崇阁濛雨为杨柳青十景之一。清代,文昌阁被辟为崇文书院,四方名士和文人墨客来此集会、讲学,登临作赋、酬唱应和,折射出古镇文化之盛。普亮宝塔,是当年建造的40余座古刹名寺之一,建筑的精巧令人称叹。
韩慕侠武术专馆与觉悟社相邻 Han Muxia Martial Club is adjacent to Consciousness Club
1915年,天津南开学校为增强学生体质,欲增设柔术课。校董严范荪和校长张伯苓聘请韩慕侠到南开学校任教。韩高兴地接受了聘请,并把这次应聘看作在青年中推广、普及国术的好机会。是年三月十五日,韩在南开学校上了第一节课——修身课。修身课是对学生进行自身修养的教育课,每周一次,每次均由校董或校长亲自讲课。这次张伯苓校长破例让韩给讲。
张家窝战国遗址 Zhangjiawo Site of Warring States
位于张家窝镇张家窝村东。遗址位于一高埠之上,面积3200平方米,文化堆积层厚度0.3-0.5米,地表土上暴露有许多的陶片、瓦片。曾出土一件较为完整的“燕国鬲”,另外,还发现并采集到灰陶豆、盆、瓶、兽面纹半瓦当及筒板瓦、纺轮等。
大任庄战国遗址 Darenzhuang Site of Warring States
位于大寺镇大任庄村北。面积约为4500平方米,文化堆积层厚1-1.2米,地表暴露有许多陶片和红烧土。1960年考古工作者在此试掘,出土有泥质灰陶豆、罐、盘、夹砂云母红陶釜、筒板瓦残片和一件虎纹半瓦当。出土学术简报见《考古》1965年第2期。
席市明代遗址 Xishi Site of Ming Dynasty
位于杨柳青镇十一街,遗址面积约1000平方米,紧临南运河故道,文化堆积层厚0.3-0.5米。按地层分层次发现了包括金、元、明三个不同历史朝代的陶、瓷器残片、墓砖、度衡量用具等,此外,还出土一枚日本“宽永通宝”铜币。在距地表3米的深度层中发现炉灶灶膛、灰坑、以及灶膛中残存的草木灰,显示出当时的燃料主要是芦苇。在出土文物当中有一批数量可观的有记年款的明代青花瓷器的残片。据天津市历史博物馆考古专家推断,该遗址应似明代漕运的一个中转站。
宋代当城寨遗址 Dangcheng Village Site of Song Dynasty
位于辛口镇当城村西。1974年发现,该遗址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160米,东西宽100米,夯筑寨墙,原高六米,地上部分已毁,墙基尚存。寨内地面暴露有白釉瓷片、泥质砂陶片、残砖瓦等。曾经出土北宋铜钱多枚,以及铁釜、盆和双鱼纹铜镜。此遗址是北宋《武经总要前集》记载的当城寨。
红土岗战国遗址 Hongtugang Site of Warring States
位于辛口镇当城村西800米处,原名“当城遗址”。面积1200平方米,文化堆积层厚度0.5-1.0米不等。地面暴露许多夹云母红陶片和泥质灰陶片。从该遗址中采集到的文物有夹云母红陶釜,灰陶浅盘残片,绳纹板瓦及纺轮等,红土岗战国遗址的发现为研究西青区先秦文化史提供了最直接的实物资料。
小甸子元代屯田遗址 Xiaodianzi Cultivation Site of Yuan Dynasty
位于张家窝镇小甸子村东,该遗址面积1500平方米,地表暴露许多碎砖瓦、木炭灰烬,红烧土块等。文化堆积层为0.5—2.2米不等,内涵丰富。1973年,天津市文物管理处考古队派员进行试掘。出土铁器49件,有犁铧、耧铧、犁镜、铲、耙、镰、垛叉、铡刀、鱼叉、铁锅等,另有剪、钩、环、钉等小件铁器23件。在这些出土的铁制农具中有一件月牙形大铲,刃长67.5厘米,背有柄銎,可安装木柄,此器可能就是元代农学家王桢所著的《农书》中记载的“铲子”。同时该遗址还出土了一批珍贵历史文物,如元代磁州窑双凤罐(属国家一级文物,藏中国历史博物馆)、龙泉窑葵瓣洗,金大定通宝钱纹镜、海马葡萄镜等。通过出土实物推断,该遗址是元代实行军事屯田制度的产物。《元史》记载:“市耕牛农具,给直沽酸枣林屯田军。”当时,小甸子村一带有天津地区最大的枣树林。小甸子遗址为研究天津地区元代的农业生产状况提供了丰富实物资料。
小韩庄元代遗址 Xiaohanzhuang Site of Yuan Dynasty
位于王稳庄镇小韩庄村以东0.5公里处。1992年在文物普查中发现。该遗址为一土埠,高出四周约1.5米,面积为1500平方米,错落有致呈井字台田状。地表层暴露大量白釉瓷片,钧窑瓷片,磁州窑磁片、灰陶片等。采集到白釉瓷碗(残)1件,敞口斜直腹壁,小圈足,近底处露胎。
牛坨子金代遗址 Niutuozi Site of Jin Dynasty
位于南河镇王庄子村东,面积约为8000平方米,文化堆积层厚0.2-0.8米,地面暴露许多泥质灰陶片和白瓷片。采集到布纹瓦、钧窑、磁州窑瓷片和金代“大定通宝”铜钱一枚。
义和团坛口遗址 Altar Site of Yihetuan Movement
位于中北镇疙瘩村附近。清光绪25年(公元1900年),由张德成、曹福田率领的义和团在此设立坛口,是义和团在天津外围活动的重要据点。遗址原为关帝庙,现仅存台基,面积4000平方米。
福寿宫明代遗址 Longevity Palace Site of Ming Dynasty
位于西营门街小稍直口村。福寿宫是明代天津卫著名道观之一,始建于明成化年间(公元1465-1487年),原有大殿三座,占地面积2800平方米。现仅存青石台阶,抱鼓石、石牌坊基础,幡杆夹杆石和古槐两株。夹杆石雕成精美的石狮,高1米。
傅村金代钱币窑藏遗址 Fucun Coin Cellar Site of Jin Dynasty
位于南河镇傅村南500米处,遗址面积2000平方米,地表暴露许多砖瓦、泥质灰陶片等,曾采集到白釉瓷碗,灰陶罐残片。1984年,在遗址内发现一处古钱币窑藏,距地表1.5米,为不足0.2平方米的土坑,内铺地砖6块,砖为素面及绳纹两种类型。该古钱币窑藏共出土钱币105公斤,其中,既有“半两”、“五铢”等两汉期的计重钱,又有“开元通宝”、“宋元通宝”,唐宋两代的记元钱。出土数量最多的系宋代的各式钱币,如:“太平”、“淳化”、“熙宁”、“治平”、“元”、“元丰”、“崇宁”、“政和”等。金代的钱币为“大定通宝”、“正隆通宝”两种年号钱。此次出土的古钱窑藏跨八个封建朝代,涉及千余年的历史,为研究中国古代货币发展史,以及西青区的历史沿革提供了完整实物资料,具有一定的学术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