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庆活动

首页节庆活动详情

群文人:我的“下沉”日记

发布时间:2020-03-31 09:20:26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喜欢0

收藏

取消收藏

分享

我的下沉”日记

西青区文化馆   翁芳芳

疫情袭来,全民防控,作为机关干部自是责无旁贷。3月中旬,受文旅局派遣,我穿上“红马甲”,以中共党员的名义,“下沉”到精武镇社区参与防控值守,加入到“依靠人民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大军中,面对面、零距离为人民群众提供志愿服务。

我能做的可能就是一些平凡甚至琐碎的事情,但这段经历注定是不平凡的,多年以后,一定是我不能忘怀的时光记忆。

一、搭  个

时间:2020年3月11日

地点:精武镇兴旺里小区

天气:晴

气温:17度

0506dd94a721635db9a879c291589db9.jpg

阳光甚好,春风和煦。

作为文旅局第二批选派到基层一线参加疫情防控工作的一员,我开始了每天卡口值守的工作任务。

我值守的这个卡口,是精武镇一个老旧小区的门口,小区内有医院,有市场,有发廊,外地打工人员居多。今儿天还倍儿好,提前预备的毛线帽子没派上用场,连围着的围脖也都摘了。

天好,人也就多起来。买菜的,剪头的,看病的,拿药的,给孩子打预防针的……出来进去,络绎不绝,川流不息。

“您好,为您测一下体温!”

“您有出入证吗?”

“如果没有出入证,请您扫一下码。”

“哦,您的手机没带,请您进行一下登记。”

我不敢怠慢,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些话,一遍又一遍。

五花八门的人,性格脾气各异。

大爷说:“我就医院拿个药,甭扫了。太麻烦!”

大妈说:“我这是老年机,扫不了码。”

美女说:“发廊什么时候开门?”

帅哥说:“哎呦,还量?我这都量了四、五回了。”

家庭主妇说:“我就进去买斤面条,还用扫?”

闲搭个的人说:“姐姐,这个疫情得多晚过去?你们是志愿者吗?一天给你们多少钱呀?”

忙着的人,胳膊一伸,目视前方,白眼珠子一翻,一句话都不说。

更多的人说:“谢谢啊,你们太辛苦了。”

我说:“快了快了,再等等,你看今天这天儿,春天不是来了嘛。”

“大爷,咱这上医院必须得扫码啊,不麻烦,我们帮您扫。”

“阿姨,老年机也没事儿,您受累登个记。”

“嘿,兄弟,你这出来进去的好几趟了吧!”

“对不起,您这车外地牌照,先往边上停一下,我们得请示一下。”

“哟,大哥,我们是志愿者,我们可是全心全意为精武镇人民服务来了!”

总之,林林总总,形形色色。

忙,就过得快!这第一天的值守,就在这搭个声中过来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助力复工复产,为爱守护、为爱赋能,我们都在希望的“田野”上,为战“疫”全力以赴。


二、坚  守

时间:2020年3月12日(周四)

地点:精武镇兴旺里小区

天气:阴,有风

温度:12度

54ade9a440728b78eff9046c6c644d48.jpg

日不丽,风不和。

毛线帽子终于派上了用场,可戴一会儿就热,摘了又被风吹得头疼,就这样戴了摘,摘了又戴,遂想起了动员会上刘局特意说:“你们那儿是个风口,多穿!”

出入的人和车明显比昨天少了。门口安保小哥说,一是因为天冷风大;二是周一到周三是带孩子打预防针的日子,今天周四。

大约下午三点,一波“重要的人”着实得让我一激灵。远远就看到二男三女,拖着行李,背着大包小包,缓缓朝我们值守的方向走来。他们疲惫的样子,走在防疫期间的马路上,显得那么扎眼。越来越近,终于走到我们的防线,我们一起值守的几个人呼啦一下就把他们围住了。

“停,停!”

“干嘛的?”

“哪的人?”

“进小区干嘛?”

七嘴八舌,我们的问话就像机关枪一样,扫荡得他们无法躲闪,他们小心翼翼地回答着,不敢抬头看我们的眼。

“刚,刚从老家回来!”

“俺们在这儿住!”

 脸上有些诧异。

“老家哪儿的?身份证呢?”

“安徽的!”他们低着头声音小得刚刚让人听见。

安徽,好么,外地返津人员,这可真是一波“重要的人”!由于都带着口罩,看不出太多的表情,但眼神的游离、躲闪,还是显示出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不容易啊,我的心不禁一阵酸楚,出门在外打拼的农民工好辛苦!

“来来,大家先把行李放到边上歇歇吧,先给你们量个体温!”我赶紧安慰道。

经过一阵联系,居委会的陈宝利主任就一溜小跑地过来了。“你们是哪儿的?住几号楼的?出来几天了?带复工证了吗?带体检证明了吗?”

不知道他们今天这是第几次被询问、被盘查,也不知道他们今天这是第几次需要解释、需要说明。结果就是安徽籍的二男三女,拖着行李,背着大包小包,跟着陈主任走了。

我这个“守门员”也松了口气。

城市建设发展和繁荣,离不开外来务工人员辛勤劳动,他们的贡献不可磨灭。我们理应让他们感到一座城市的温暖。抗疫工作已经转入到下半场——即如何安全有序恢复经济生产和如何妥善安置这些外来务工人员。为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助力城市发展,我想,我们这些“守门员”都会尽到应尽的职责,而且做得越来越好。

已是人间三月天,应是春暖花开,燕子归来的日子了。但风依旧吹得我头疼。


三、回  家

时间:2020年3月19日

地点:精武镇兴旺里小区

天气:晴

气温:22度

07479e915ffaee17094ffe77e5ebe870.jpg

春暖花开,惠风和畅。

今天是我下沉值守的第九天,疫情防控工作还在路上。

同岗位值守的人员构成是复合型的,有机关干部、有镇派的网格员、有文明志愿者、还有社区工作人员等,少则三四人、多则六七人,如此强大的阵容,可见这个卡口的复杂性和重要性。

今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精武镇下派的三位网格员,他们是来自内蒙的杨青龙、王阔和来自保定的刘松。我出生在内蒙,对内蒙有一种特殊的情怀,对内蒙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所以闲暇时,随口聊的话题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内蒙的杨青龙是他们三个中年龄最大的,今年已经32岁了,高个儿,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两个大眼睛炯炯有神,说活嗓门很大,真是一条青龙。他说他们三个人从正月初三上岗,至今已53天了。每天早8点上,晚5点30分下班,没休过一天。三个小伙子,积极肯干,热情主动,对值守的工作一丝不苟,从不偷懒。青龙说,他当过保安、送过外卖,他送外卖时出过一次很大的车祸,四肢都折了,锁骨也折过,差一点就没命了。但老天爷没收他走,他活过来了。他也坚持了50多天的值守,他感觉有点吃不消,尤其是锁骨疼得厉害,他申请了调班,今天是他最后一次在兴旺里值守。他说,他已经3年没回家了。

同样来自内蒙的王阔,还不满19岁,刚理了发,衣着也很整洁,因此,小伙子显得很有精神,可能是风吹日晒的原因,乍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成熟不少。他是他们三个人的负责人,对工作认真负责,不厌其烦地为每一位行人测体温,耐心地教大爷大妈如何扫码、如何注册健康码,对待个别不理解不耐烦的行人,他都能一一化解。或许是因为他更接近我儿子年龄的缘故,我和他聊得最多,也更显亲切。他说,他在家也是独生子,在技校学过汽车修理,到精武镇一年多了,和领导同事相处得都很好,他原定过了春节回家休假的,疫情把他的计划打乱了。我在想,我周围有多少和王阔同龄的孩子,还都奶声奶气的活在父母的羽翼下,整日沉浸在手机里,过着“饭来懒张口,衣来不伸手”的幸福生活,他们还没独立出过远门,他们也没经过任何的风吹雨打。但是王阔已经在抗疫的道路上连续奋战了53天。王阔说,我只想疫情早点过去,我想回家。

保定的刘松,27岁,中等身材,微胖,帽子下的头发都撅起来了,一绺一绺的,身上的红马甲也变成了黑马甲,可想这53天他都没理理发、没洗洗那件马甲。他执勤时有一句经典的口头语,“有证拿证,没证扫码!”,普通话中夹杂着保定的味道,说得干脆、说得理直气壮。执勤之余,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多亏我年前回了趟家”。每当此时,他的表情都很复杂。

我的任务马上就要结束了,很快将回到单位展开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而杨青龙、王阔、刘松……他们还将继续战斗在抗疫防疫的第一线,祝福他们康健平安。



责任编辑|王一帆  来源|天津群艺馆调研美影部